楚后

首页
字体:
上 页 目 录 下 章
第一章 驿站(2/2)
我算什么老爷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十二三岁年纪,穿着一件不合体的棉衣棉裙,头发乱糟糟,小小的脸,一双眼忽闪忽闪,格外的惹人怜。

    “我姐姐在厨房烧水了。”她怯怯,又带着讨好说,“我力气小,拎不动水,就来扫地。”

    驿丞笑了笑:“不做事也没事,你吃的少,猫一样,驿站不缺你这一口饭。”

    阿福低头:“给我一口饭吃,是许老爷慈悲,不是我理所应当白吃。”

    真是穷人的孩子懂事早啊,驿丞感叹,说:“你等的机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阿福惊喜的抬起头:“有去边郡的信兵了?”

    驿丞点点头:“是,刚来了一队人马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就见阿福将扫帚扔下向一旁的房间跑去“娘,娘——”

    驿丞差点被扫帚砸到脚,但丝毫不在意,看着跑去的小身影,怜惜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,驿站大厅里吃饭的人渐渐多起来,但赶路的人吃的都很简单,唯有最里面的一张大桌子摆的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“让让。”一个驿卒捧着大海碗从后厨奔来。

    海碗里是蒸的红油油的大肘子,随着驿卒的走动晃动,令人垂涎欲滴,香气顿时充斥大厅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大人物啊,老醉鬼把吃奶的本事都使出来了。”一个常客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老醉鬼是驿站的厨子,据说曾在大酒楼当过厨子,侄子当官发达了,就把年纪大的他安置在驿站里,他也不指望这个谋生,做饭半点不用心。

    驿卒瞪了那常客一眼:“这可不是我们驿站的花费,这是军爷自己花钱吃顿好的。”

    自己花钱啊,真的假的,厅里的人打量那边坐着的五人,当兵的这么大方有钱?

    那五人此时酒肉畅快的吃了一会儿了,帽子头巾都解下,几碗酒下肚更是冒出了汗,连棉袍都解开了,面貌举止穿戴都是很常见的兵伍,除了坐在最里面的那个最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不能说是男人,应该说是个少年。

    他年纪只有十七八岁,有些清瘦,敞着棉袍,露出青色的衣衫,以及瓷白的脖颈。

    他端着酒碗微微仰头喝酒,一双凤眼微垂。

    不过酒喝完,将酒碗往桌上一扔,抬起袖子擦了嘴。

    “刘哥,骨头给我来啃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一副饿了几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诸人便收回视线,这些低级兵丁的姿态驿站的常客们都见多了,不知道哪里偷抢或者赌来的钱,来的容易,花起来也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就着人家饭菜的香气,大厅里的人草草吃完自己的赶路。

    驿丞含笑进来了,身后跟着一个低着头脏兮兮的半大孩子。

    “几位军爷。”驿丞走到这桌人面前,抬手施礼,“酒菜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这一次几人没有先前门口的凶悍,都点头:“不错,不错。”“驿丞大人用心了。”

    驿丞笑着说:“乡野之地,也只能这般了,多谢几位军爷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说了几声客气,内里那个凤眼少年看了眼驿丞,又扫了眼他身后的半大孩子,举起酒碗垂目喝酒。

    “军爷,有件事,想要请你们帮忙。”驿丞寒暄过后,说出来意,说着指着身后,“这孩子遇到了难处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,那半大孩子噗通就跪在地上,俯身叩头。

    “求求好汉军爷。”她连声说,“救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就这几下,额头上已经渗出血了。

    几个军爷吓了一跳,有人起身想要搀扶,垂目喝酒的凤眼少年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驿丞大人,咱们只是信差兵,除了送信,其他的事都做不得。”他说,看也不看这可怜孩子磕出的血,声音冷淡,“更谈不上救命。”

    早上好啊,好久不见了,诸位。

    新书字少,大家先收起来,一个月后再见才算入佳境。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页 目 录 下 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