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后

首页
字体:
上 页 目 录 下 章
第二章 求助(2/2)
咕一声,但又咳嗽一声,并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少年看着手里的酒碗转了转,问:“你爹的信呢?你必然带在身上吧?”

    阿福忙从身上的破棉袄里摸出一个小布包,小心翼翼的打开,里面有几封信:“这就是。”

    可见这几封信是多么被珍视,贴身藏着。

    少年伸手:“拿来我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驿兵略有些不好意思,对少年低声说:“阿九,看人家的信,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?”少年浑不在意,一双眼看向阿福,“兵卒的家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容吗?”

    阿福已经起身了,双手捧着小布包,将几封信放到少年的手上,少年的手修长,肌肤白皙,但掌心却有一道伤疤,横穿了整个手掌,很是狰狞。

    阿福忙垂下视线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少年将几封信分给其他人,自己也拿着一封打开,他先扫过字迹,笑了笑:“倒是边郡那些糙师爷们的字样,每个字恨不得写得鸡蛋大,好像写得的大了,对方就能认得。”

    驿兵们也都笑起来,看着自己手中的信,一个驿兵跟着凑趣:“其实还真管用,我识字不多,看到这大大的字,就觉得能读下来。”

    少年一手握着信,一手端着酒碗,一边看一边喝,他看的很快,一目十行,将着家书看完。

    “内容写的都没错。”张驿兵明白少年看信的意图,侧头过来低声说,指着信纸,“字里行间都是边郡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少年也看完了,点点头,看了阿福一眼:“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驿兵将信递过去,看着女孩儿小心的包好,再放进怀里。

    驿丞这才上前:“阿福也让我看过这些信了,我也想托封信过去,但信一来一回耽搁时间,还是把她们姐妹两个直接捎过去为好。”

    张驿兵敲了敲桌面:“往边郡去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捎多远就多远。”驿丞说,“她们走不动了就留在驿站,就算这样,杨大春寻来也能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说着给呆立在一旁的阿福使眼色,这应该是成了,快跪下叩头哭一哭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阿福跪下,那少年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去见见这位杨家娘子吧。”他说,凤眼扫过阿福和驿丞,似笑非笑,“听听她怎么说,毕竟这不是驿丞的家事,也不是一个孩子能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驿丞心里忍不住骂了句脏话,这小子这么龇牙难缠,看起来不像个穷苦人,却来做个辛苦的驿兵,就是因为这副性子所以被贬来的吧?

    你们几个壮年军汉,有兵器有武力,两个十二三岁的丫头,在你们眼皮底下能杀人还是能放火啊?

    拷问起来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驿丞真是不太想说话了,对阿福摆手“去,去,趁着你娘还清醒,让她自己求一求军爷。”

    阿福倒没有觉得被刁难,神情欢喜,撒脚就向外跑“娘,娘,军爷们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声音又是悲伤又是欢喜,听的几个驿兵,尤其是年纪大有妻有子的,心里酸楚。

    唉,都是军汉家眷,想想如果他们——

    “这杨大春也是废物,让自己妻女落到这种地步。”阿九不屑的声音响起,“真丢人。”

    他将碗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,大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罢了,他们可不想承认自己也是废物,也不想丢人,几个驿兵甩开心软酸楚,忙跟上去。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页 目 录 下 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