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后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十二章 溪边
    睡在厨房里,灶火暖暖,地上铺了厚厚的稻草,比驿站简陋的床板还要舒服,但阿福还是醒来了。

    噩梦惊醒的。

    也不能说是噩梦,毕竟那是她亲身经历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脖子,火辣辣的疼,甚至还能摸到勒痕——只灌了她毒酒还不够,因为嫌弃她死的慢,还用白绫勒死她。

    临死前的痛苦也跟着她重生过来了一般。

    阿福轻轻喘了几口气起身,因为室内温暖,阿乐没有紧贴着她为她取暖,也没有被惊醒,依旧在熟睡。

    阿乐其实也多年没有受过这种奔波的苦了。

    在她身边做婢女,几乎也是被当做小姐养大的,楚昭有的她都有。

    阿福看着女孩子脸上的冻疮,将那老驿丞给的厚毯子给她盖上,披上棉衣轻轻走出去。

    轮值的两个驿兵正倚在屋门口低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阿福你又醒这么早?”他们说,“要在这里多留一天,不赶路,你多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阿福对他们摇头:“反而睡不着了,让我姐姐多睡会儿,两位哥哥,我去打水吧,在哪边?”

    这两个女孩儿跟着他们,一路上主动负责烧水做饭,但基本上动手的都是那个姐姐,看得出来,这个妹妹是娇惯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妹妹还是知道心疼姐姐的,两个驿兵笑着给她指了地方。

    阿福拎着木桶便去了。

    山间的溪流潺潺,腾起一层层白雾寒气。

    阿福坐在石头上,将木桶扔在一边,手轻轻的拨弄溪水,感受刺骨的冰凉,提醒她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她真的又活过来了,回到亲人们都还在,她也还没有遇到那个人之前。

    她能够再次见到爹爹了。

    想到爹爹,阿福的眼泪就忍不住,小时候觉得爹爹很烦人,进京之后,还因为他人的闲言碎语对爹爹心生怨恨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伯母说,本来祖母要抚养她的,但被爹爹拒绝,若不然,她也是京城里端庄优雅美丽的贵族小姐,跟堂姐一样。

    她那时候恨恨的想,再也不回边郡了。

    她果然再也没回去,也再也见不到爹爹。

    失去了才知道后悔,尤其是最后几年,她几乎是夜夜都梦回边郡,梦到爹爹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——

    阿福伸手掩面哭“爹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哭你爹,而不是哭你娘?”一个男声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阿福吓的站起来,这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,溪水边多了一人,他敞着衣衫,晨光里身材修长,面容蒙上一层玉色——那个少年阿九。

    “你,你。”她一时气息不稳颤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怎么了?”阿九冷声说,“这溪水又不是你的,你能来这里哭,我就不能吗?”

    阿福被噎的一口气咽回去,情绪倒也平复了,幸好她适才没有说其他的话,否则——

    她垂下眼,将木桶拎起:“我打好水了,你,在这里哭吧。”

    阿九哈的笑了,虽然掩藏的很好,但这个小丫头还是会忍不住露出爪子。

    什么乖巧安静老实可怜柔弱,都是假象,这个小丫头狠着呢,明明不擅长骑马,咬着牙硬是坚持下来,对自己真够狠的。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章 目 录 下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