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后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十四章 静待
    虽然不怕,两人一直提着心,准备应对,但那个阿九没有闹起来,一直在吃吃喝喝,晚上阿乐还试探着挪过去给他送了洗脚水,他像先前那样阴阳怪气,不让阿乐靠近他,说自己只有两件衣服了,再被弄湿就只能光着了。

    阿乐红着脸跑了,驿兵们笑骂他。

    阿福阿乐这一夜都没睡踏实,但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两天时间人和马都休息充足,告别了热情的老驿丞,一行人又开始了疾驰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身体适应了,还是离京城越来越远,离父亲越来越近,阿福心情大好,骑马也不觉得辛苦了,腿臀也不再磨的痛死,掀开围巾,让凌冽的寒风吹拂着,也不觉得苦寒,而是许久未有的畅快。

    那一世她进京后,为了做个端庄的贵族小姐,马不骑了,刀枪功夫不练了,嫁人后更是一心钻研侍夫之道,举止言谈柔和娇媚,变成了一个弱柳美人,以至于被人推一下都能摔倒滑胎,最后被人按着灌毒酒,被人用白绫勒死,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刚重生醒来的时候,连累的这具身子都变弱了,在楚家翻墙头都差点翻不过去。

    肆意的骑马奔驰,身体的强韧,带给人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这一世,谁也别想再勒死她,她会先勒死他们!

    阿福扬起鞭子,喊了一声御马的号令,声音清脆。

    前方的张谷等人扭头看过来,姐妹两人都少言寡语,虽然妹妹阿福说的多一些,但也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喊出声。

    到底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“阿福,骑术真不错啊。”一个驿兵笑着说,“来,跟我比比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起哄“你多大年纪了。”“不羞。”

    阿福没有说话,扬鞭催马,果然追了上来,驿兵们顿时发出叫好声。

    冬日荒野空寂瞬间变得喧闹。

    看着阿福从身边越过去,本来一直为首的阿九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哎呦,把你比过去了。”张谷大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阿九说,少年一催马,马如闪电冲了出去,不仅超过了阿福,还差点把女孩儿从马上撞下去——

    张谷气的在后边骂:“跟一个姑娘家争什么!”

    大家又不会真的认为他会被比下去。

    这混小子!

    先前跟阿福比,故意落后一步的驿兵鼓动阿福:“去,跟他比,气死他。”

    阿福看了眼在荒野上撒欢远去的少年阿九,笑了笑,摇头:“我比不过他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阿九,不知道是骨子里的放肆,还是装出来的,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看起来他好像真的没有怀疑书信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想那个呵呵不是他写的。”阿福对阿乐低声说,“既然是密信,应该是有很多伪信替身,被你偷来的那个,本就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阿乐猜测:“所以他本就在身上藏了很多这个,一个不见了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虽然,有点说不过去,但也只能这样了,反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章 目 录 下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