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后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十九章 难违
    对于钟副将的话楚昭其实也不意外,但真听到心情还是很复杂。

    “那里不是我的家。”她摇头说。

    钟副将跟楚岺结义兄弟,面对楚昭以长辈身份呵斥:“胡说,怎么不是,你祖父祖母魂安所在,你伯父守着家门。”再看阿乐,“你是怎么侍奉小姐的?也不劝着。”

    阿乐在京城在路上都沉默寡言,唯恐说错话让小姐丢人,但面对钟副将一点都不胆怯,理直气壮的反驳:“我什么时候劝过小姐?”

    钟副将被噎了下,是啊,这个丫头跟着小姐从来都是指哪打哪,一声令下自己先冲,哪里会劝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教训你。”他只能口头恐吓一下。

    楚昭说:“钟叔,那里只是楚家,不是我家,有亲人在,有爹在地方,才是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钟副将看着女孩儿红红的眼,心里也忍不住难过,如果不是万不得已——

    他压下心里的念头,再次劝楚昭:“和梁家小姐的事将军知道了,将军已经给梁大人和廷尉府都去了信,解决了,你不用怕,安心回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怕什么梁家。”楚昭看着钟副将,含泪说,“我只是要回去见爹爹,因为他病了。”

    钟副将面色一青,眉眼犀利,疤痕脸顿时凶恶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京城胡说?”他喝道,不待楚昭答话,立刻又说,“小姐你不要听信谣言,将军好的很。”

    根本就不是,她不是十三岁的楚昭,她是经历过父亲死亡重生归来的楚昭。

    按照推算,这个时候,父亲已经病得很重了。

    楚昭含泪摇头:“这不是谣言,钟叔你怎能忍心?万一我和父亲再也见不到呢?”

    钟副将垂在身侧的手都攥起来,心神动荡,一是因为楚昭的哀伤,以及想到楚昭和将军再无相见的时刻,其实,将军也想过了,思虑再三,还是——只要能让小姐不卷入漩涡,平安福乐,父女今生再无相见,也值得。

    二则是其他的心思,小姐说的其实没错,将军的确是病重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京城已经传开了?的确各方人士都在窥探边郡,但不应该啊,消息不会泄露的。

    小姐跟梁家小姐的冲突是意外,还是人为?

    是用小姐来刺探什么?

    还有,消息说,这次京城来追小姐的是卫尉府的人,一个出身低微姓邓的小丞——但京城的人物,谁也说不准背后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念头纷乱,各种阴谋压在心头,钟副将无心再顾忌女孩儿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阿昭,你不要难过了。”他说,“将军没事的,你回京也不会有事,待过些日子,将军会亲自进京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要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将军已经给中山王写了信,托付他派人送你,与大公子他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楚昭喊:“爹根本不会来看我,如果我现在不回去,就再也见不到他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说完,钟副将回身抓住她,掩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阿昭!”他眼神犀利,低声呵斥,“如果你现在闹着要回去,说不定立刻就见不到将军了!你难道要朝廷知道他病了不成!”

    楚昭一怔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钟副将话出口也有些懊悔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小姐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,但是,这个谣言逼着小姐回去探望将军,一旦小姐真回去了,就是坐实了这个谣言。”他咬牙说,“将军坐镇边郡数十年,担负着陛下的重任,绝不会让边郡有丝毫动荡。”

    楚昭怔怔,又似乎明白。

    父亲隐瞒生病的消息,是为了避免边郡动荡,或者不止是边郡动荡,还有朝堂天下动荡,毕竟太子和三皇子之争,并不是突然发生的,已经暗潮汹涌很久了,比如呈现在表面的后族杨氏和贵妃赵氏两家的争斗。

    钟叔的话也更印证了她的猜测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父亲是一个获罪受罚被弃用的人,这个身份让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章 目 录 下 页